福建老年大学     添加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 课题研讨

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初步构建

2017年09月07日 来源:沈纯纲 阅读:299次

内容提要:在“互联网+”时代的背景下,老年人群信息素养很薄弱,构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让老年人群充分适应信息社会,提升幸福指数,造就“在学习中养老”的格局。二、构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主体:政府部门作为最重要的主体之外,还有多元化的主体:各级各类老年大学、街镇老年学校、各级政府的老龄办、社区学校、成人学校和社会办学力量等。生态圈的客体是老年人群,又是学习的主体。三、培育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客体:1、建立老年远程教育学习平台。2、开展对居民学习点(远程收视点)的资源配送。3、以民间自主发展基地为平台,进一步推进“乐学团队”各项活动。4、建立区域社区志愿者教师基础信息档案,初步形成区域志愿者教师资源共享平台。四、丰富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内容。结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构建要解决的问题是:生态圈构建的主体、客体和内容这三要素的和谐与共生。

关键词:生态圈、学习平台、资源配送、乐学团队、和谐共生。


为什么要讨论这样一个命题?首先,老年远程教育在社会老龄化的背景下,在老年教育“十三五”规划制定和启动之际,作为公共服务体系中的重要一环,本身需要各种资源的支撑才能继续和完善,其中最重要的资源当然是政府投入,还有社会各方力量的介入。其次在“互联网+”时代,老年远程教育作为终身教育的一个重要平台,它的升级换代拥有天然的优势,因为远程教育本来就是非现场学习,从广播、电视,到互联网、移动数字平台的演化过程,原本就是有关“生态圈”不断进化的过程。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初步构建要解决什么问题,这是本文探讨的核心。

什么是生态圈?如果定义生命能够生存的温度范围,是介于摄氏零下100度到摄氏100度之间,恒星周围环境温度在这个范围的区域称为生命能够存活的生态圈。这种生态圈同时也建立在各种要素环环相扣的基础上,除了温度之外还包括阳光、水分以及各种生物彼此相依的食物链,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观点,就是对生态圈环境下万物的生存和淘汰机制的精炼概括。老年远程教育同样回避不了这个问题,远程教育形式必然要从收视点收看电视为主,过渡发展到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为主,不然就会面临淘汰或者名存实亡的局面,从人对社会的主观能动性而言,建立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也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一、构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意义

基于互联网为基础的学习平台如何培育学员用户的使用习惯,这是必须解决的问题。但实际上目前老年人群信息素养还很薄弱,2015年2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在北京发布的第3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已达6.4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7.9%。但数据同时指出,在中国,60岁及以上的网民比例仅为2.4%,虽然较2011年的0.7%有较大增幅,但是整体比例仍然很低,大部分中国老年人还是纯粹的“脱网族”,但他们占的人口比例确不小,如上海60岁以上人口截止2014年底达413.98万,占全市户籍人口的27.1%,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率先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的背景下,许多老年人不会使用打车软件、不会电子支付,甚至宁愿到银行排几小时队伍领钱,而不愿在ATM机器上自助操作等现象,都说明老年人的信息素养急待培育。同时,让老年人群能够充分适应信息社会,进一步提升他们的幸福指数,造就“在学习中养老”的格局,这也是构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社会背景和意义所在。

二、构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主体

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互联网+”的战略构想。“互联网+”战略就是利用互联网的平台,利用信息通信技术,把互联网和包括传统行业在内的各行各业结合起来,在新的领域创造一种新的生态,“互联网+教育”也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上海市政府在《上海市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的“到2020年,率先实现教育现代化,率先基本建成学习型社会”的大目标。上海市第四次老年教育工作会议发布的《上海市老年教育“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的“信息化促进项目”,建立“上海市老年教育慕课平台” 。所谓“慕课”(MOOC),顾名思义,“M”代表Massive(大规模),与传统课程只有几十个或几百个学生不同,一门MOOCs课程动辄上万人,最多达十几万人;第二个字母“O”代表Open(开放),以兴趣导向,凡是想学习的,都可以进来学,不分国籍,只需一个邮箱,就可注册参与;第三个字母“O”代表Online(在线),学习在网上完成,不受时空限制;第四个字母“C”代表Course,就是课程的意思,这无疑是老年教育生态圈构建的重要一环。同时进一步升级“上海学习网”与“上海老年学校网”,融合、升级一批老年教育优秀的慕课资源;培育一批“精品老年教育数字化应用”,继续推进“老年教育指尖行”、“老年教育系列读本”等移动终端应用建设,服务更多老人;建立“上海市老年教育信息化管理中心”,构建起集信息传播、数据存储、行政办公、教务管理于一体的上海市老年教育信息化应用平台。由此可见,作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构建最重要的主体---政府部门,从中央到地方已经进行顶层设计,画出了关键的一环。除了政府部门作为主体之外,还应该有多元化的主体:各级各类老年大学、街镇老年学校、各级政府的老龄办、社区学校、成人学校等。《上海市老年教育“十三五”发展规划(征求意见稿)》还提出了鼓励社会各方参与老年(远程)教育的工作任务,推动各级各类公共教育机构服务老年教育,高等院校、职业院校以不同形式参与老年教育,进一步落实中小学校舍和场地资源向社区开发,鼓励普通学校教师和学生参与老年教育志愿服务,特别提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形式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老年(远程)教育。我们欣喜地看到,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多元化的主体,在政府的主导下正在形成。

三、培育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客体

所谓老年远程教育的客体就是主体所指向的对象---老年远程教育的受众人群。当然从构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角度看老年人群是客体,而从他们自我发展、自我学习、自我提高的角度看,又是学习的主体,所以培育学习主体是不可或缺的一环。结合具体条件和实际情况可以从这样几个方面去开展:

1、建立老年远程教育学习平台

老年远程教育学习平台从上海市角度来看,有“上海老年人学习网”、上海终身学习网等网站。为了更有效构建远程教育生态圈,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老年教育机构要建立自己的学校网站,目标是成为本区域学习资源共享的平台、学习经验交流的平台、学习成果展示的平台。如我校为了进一步构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已经初步建立了远程教育学习网站,生态圈的构建从网站标识就植入了终身教育、健康养老、丰富人生的意识。网站的导航栏内容主要有:乐学课堂、乐学驿站、乐学团队、成果展示、课程设置、课程资源、最新动态、网上报名等。培育学员用户网上学习习惯可以从网上报名开始,对报名成功的学员予以一定的奖励,学员在网上学习课程会记录一定的学分,学期结束按照学分多少评选优秀学员。学习成果如优秀征文、书画、篆刻、瓷绘、摄影等作品做成电子稿上传网上,满足学员的成就感。“乐学驿站”窗口是专门为居民学习点的学员开辟的一个学习通道和学习成果展示舞台,学校专职教师还进行现场指导,学员、学习团队可以动态在网上发布学习活动情况。还有网上学习论坛,使学员之间、老师与学员之间有个互动,进一步提高学习兴趣。

2、开展对居民学习点(远程收视点)的资源配送

远程教育与现场学习结合,就要发挥各居村委居民学习点的作用。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构建远程教育生态圈最基层的一环,我们进行了《有效扩大区域社区教育受众面》的实验项目。而对居民学习点的资源配送,是实验的重要内容,包括人力资源、资金资源和课程资源。通过配送,可以激励居民学习点主动开展学习活动,进一步提升学习点的管理水准,配合一定的资源支持,吸引更多学习点接受学校的业务指导。按照学校制定的《居(村)委学习点联系工作制度》,事前专门开会对有关教师进行了业务培训,要求走访教师指导居民学习点按照学校有关制度流程操作,同时通过了解、访谈等措施,掌握学习点软硬件条件,引导学习点合理、合适、合情开展学习活动。学校委派13名教师走访大场地区共46家居民学习点,资源配送覆盖面超过大场镇所有居(村)委的70%。同时我校专职教师还开发社区教育课程、讲座等,进一步提升资源配送内涵。通过实验,区域居民学习点有效接受我校配送的达38家,覆盖224个班级或团队,受惠社区学员4千多人,学校经费配送132200元,可以支持学习点课程3552节,资源配送效果开始体现,居民学习点(远程教育收视点)初步成为学员的“乐学驿站”,构建了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基础环节。

3、以民间自主发展基地为平台,进一步推进“乐学团队”各项活动。

为了进一步构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丰富其内涵,我们非常重视学习型团队的培育和各项活动的推进。我校把5个一般学习团队申报成功为宝山区学习型团队,分别为:“远程教育队”、“摄影队”、“老年书法社”、“快乐大场联谊会”、“金秋之声合唱团”,其中“快乐大场联谊会”和“金秋之声合唱团”已被提升为“宝山区民间自主发展基地”,成为本区域学习型团队开展学习、组织活动的一个平台,在“乐学宝山”的终身教育活动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按照民间社团提倡的“乐于贡献、富有爱心、团结互助、奋发图强和积极向上”的精神,我校学习型团队积极参与学习型社会建设,引导终身学习,为不同人群服务。如快乐联谊会”团队积极参与终身学习 ,举办“音画飞舞中国梦”学习和竞赛活动 ,参加“秀出中国梦”“长宁杯”社区服饰搭配展, 参加上海市“创新发展,智慧生活”科普PPS创作传播活动, 开展学习创作“微电影”的交流、探讨活动,在“智慧城市”的主题学习活动中走到了前沿。这个团队另外一个特色是数字化挂历制作,他们不仅在校内进行了大比拼活动,提升了学员的水准,丰富了精神境界,还在宝山区全民终身学习周活动中进行了展示。他们不仅在老年人群中开展学习活动,还走进中学,开展“大手牵小手”活动,为青少年传递器乐之美。“快乐大场联谊会”作为有特色的学习团队,不仅学习活动丰富多彩,受到团队成员的欢迎,如开设的“智能手机入门”、“微电影”等课程都很热门,而且他们的自身发展意识很强烈,关键在于他们的团队领袖的自我发展意识和自主管理的组织能力。

同样,作为宝山区民间自主发展基地的另一个团队“金秋之声”合唱团,以实际学习活动,不断成就团队愿景。他们来到了大场敬老院,为老人义务演出合唱节目,为养教结合走出了第一步。他们主动在居民小区进行合唱表演,为居民群众送出了声乐之美。在宝山区第十届全民终身学习周闭幕式上合唱展示,唱响了“乐学宝山”的欢乐之歌、实践了终身学习的理想之梦。为了使社区教育进一步涵盖服务更多人群,我校“金秋之声合唱团”从2015年6月起改名为“金秋之声艺术团”,由原来康泰小区一家合唱队,扩容为多家优秀团队的阵容,吸收的团队主要有:新华居委学习点的民乐队,曾经获得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称号;街舞学习队,多次参加市、区有关比赛活动,还入围浙江卫视的海选初赛;涵青学府舞蹈队,曾经受邀参加上海大学菊花节开幕式。这样诞生于我校的区级民间自主发展基地,就初步成为本区域学员在文艺类领域的一个学习、交流、展示的平台。团队的活动都可以通过微信、QQ等互联网社交平台进行交流、提高,本身就是远程生态圈的一环。

4、建立区域社区志愿者教师基础信息档案,初步形成区域志愿者教师资源共享平台。

社区教育专职教师队伍是有机整合社区教育兼职教师队伍、社区教育志愿者队伍,推动社区教育发展的最为重要的核心与骨干力量,是社区教育工作正常开展及社区教育质量不断提高的重要保证。首先对志愿者教师信息处理分析,通过对志愿者教师信息的整理,我们发现我校志愿者教师的性别比例平衡;文化水平较高;各类课程人数均衡。能基本满足校内学员的学习需求,但要满足整个区域的学习需求还有很大差距,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挖掘潜在志愿者教师,真正发挥平台的作用。志愿者教师信息平台初步建立后,我校志愿者教师信息资源首先发挥了一定的作用。顾村馨佳园九居学习点需要开设书法班,我们委派了书法老师夏永德去上课,受到了小区学员的好评。该学习点新开的书法班有20多名学员,增加了参与学习的人数。从宝山区民政局了解到宝康养老院也有学员需要上书法课,我们派遣了另一个书法老师陈荣根每周去上课,社区教育拓展到了民政系统,也是为养教结合做出的初步尝试。他们上课的信息都可以在学校网站上发布,造就共享、共学、共乐的学习氛围。

远程教育学习平台搭建、居民学习点(远程收视点)的资源配送、学习团队活动推进、志愿者教师平台共享等措施,都为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客体---受众人群服务,是生态圈构建的重要环节。

四、丰富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内容

“互联网+”是一个平台为王的时代,老年远程教育的构建同样需要平台。按照上海市老年教育十三五规划,“上海市老年教育慕课平台”的建立,“上海学习网”、“上海老年学校网”的升级等都是生态圈构成的重要内容,同时我们不能忽视的一个现实是:作为最基层生态圈的居民学习点,生态圈的内容是比较缺乏的。上海市副市长应勇在第四次老年教育工作会议上指出,要优化、补好教学供给不足的短板、优化、补好现代化程度不高的短板,这实际上从软件、硬件两个方面提出了老年(远程)教育要解决的问题。从生态圈内容的角度看,包括学习的硬件和软件,如大部分的学习点缺少上网学习的设施,这就需要生态圈的主导性主体---政府部门进行一定的资源投入。除了硬件要具备之外,软件也是必须的,如适合老年人需要的各类课程。还有在移动互联网的影响下,人们学习模式的碎片化也是要适应的,如微信学习群、QQ学习群等都是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内容。

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构建要解决的问题是:生态圈构建的主体、客体和内容这三要素的和谐与共生,满足主体和客体之间在一定条件下的转化。以政府为主导、融合社会各方力量的主体不断满足和引领老年远程教育生态圈的客体—老年人群积极主动参与终身学习,使学习成为老年人群自己的需要,成为真正的学习主体,并在内容上日益丰富多彩,为学习型养老、学习型社会构建开辟一条绿色通道。